文化漫谈

赵执信纪念馆

时间:2003-11-17 信息来源: 点击:

 (作者/郭能勇)

赵执信纪念馆坐落在博山著名古代园林因园旧址上,位于今博山区中心路东首,后乐桥以南,毗邻范公祠。由于因园旁边有一条南北狭长、树丛翠绿、溪水漫流的山谷,四季风高如秋,人们便把这一带称作“秋谷”。纪念馆背依荆山,下临秋谷,山岩重叠,泉水绕屋,天然秀色与人文景观浑然一体,是一处文化底蕴丰厚的旅游胜地。

赵执信,字伸符,号秋谷,亦号无想道人,晚号饴山老人。清康熙元年(公元1662年)生于益都县颜神镇,即今淄博市博山城区;乾隆九年(公元1744年)卒于因园赵氏故居。他自幼聪颖过人,14岁中秀才,17岁中举人,18岁中进士。因文采、书法均出类拔萃,不久便任翰林院庶吉士,人称“赵翰林”。在初踏仕途的几年间,他年青有为,名声大振,23岁担任山西乡试正考官,25岁晋升为右春坊右赞善兼翰林院检讨,充明史纂修官,参与修《大清会典》。其诗作被誉为“绝去雕饰,有初日芙蓉之目”。其诗论颇有创见,著《声调谱》以揭示诗韵的规律。面对清初文坛领袖王士禛倡导的“神韵说”,他著《谈龙录》阐述自己不同见解,主张从诗里要看出作者来,要看出作者所处的时代特点,要看出作者的思想感情和主张,要让语言为作品内容服务,要根据作者自身的条件选择艺术风格。他颇得比他年长三四十岁的名士朱彝尊、陈维崧、毛奇龄等人的赏识,成为忘年之交。一代诗宗王士禛也心折其才,和他相互酬答。朝中权贵都想和他结交。而他性刚骨傲,睥睨阿谀奉承,“耻有所依附”。他与当时的著名作家、诗人洪升等成为挚友。正因为与洪升的友情,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灭顶之灾。

康熙二十八年(公元1689年)八月的一天,洪升邀请赵执信在华盛楼观看他写的新戏本《长生殿》,次日被奸臣黄六鸿告发,因当时正值佟皇后丧期间,皇上闻之大怒,便以“国恤张乐大不敬”的罪名将赵执信等人革职,28岁的赵执信过早地结束了仕宦生涯。京城各界文人对他的遭遇深表惋惜,有诗曰:“秋谷才华迥绝俦,少年科第尽风流,可怜一曲《长生殿》,断送功名到白头。”赵执信自有“十年一挥手,今日别长安 ”的诗句。此后数十年间,他漫游大江南北,足迹东至黄海,西至嵩山,南至广州,北至天津,在游历中排遣郁闷,访求知己,在山水景物中寻找精神慰籍,写下许多现实主义的优秀诗篇。晚年退居因园,83岁时去世,长眠于博山区土门头村西的“天阶”。

因园是一处倚山傍水的别墅,由赵执信祖父赵双美于清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5年)建造,因年久失修已经坍塌多年。1994年,博山区人民政府投资700余万元,依据史料记载重建了因园,并在此组建赵执信纪念馆,以纪念这位卓有成就的现实主义诗人、诗论家、书法家。

赵执信纪念馆(因园)占地面积15640平方米,建筑面积3970平方米,水面面积3540平方米,绿化面积6940平方米,种植花木69个品种。主要建筑物有:赵执信故居、深约堂、绿静轩、虚舵楼、览秋台、听泉榭、西笑亭、衔月亭等亭台廊榭十余处,另有摩崖石刻、石雕影壁、假山池塘、叠瀑溪流等作为点缀,还有文石盆景、古今陶瓷琉璃、名人字画、赵执信生平及学术成就等展览内容。

来到因园正门口,迎面可见一丈多高的摩崖石刻“秋谷高风”,系由赵执信书稿中集墨而成。字迹遒劲俊秀,一代书家的功力跃然石上,观者无不发出“书人俱佳”的赞叹。

向北穿圆门过三曲桥,就到了长5米高3米的石雕影壁前,上面刻有“饴山谈龙”4个隶书大字,由当代书法家王延山手书。影壁背面镌刻着赵执信生平传略。影壁后便是纪念馆的主体建筑——赵执信故居。这是一座比较标准的清代四合院,占地面积1050平方米,建筑面积286平方米,有房屋15间。门前一副抱柱联曰:“与昉思听曲竟被罢官曾自比伤弓断燕,同贻上论诗独成妙解至今想抵掌谈龙。”“昉思”是赵氏好友洪升的字,“贻上”则是诗坛上与赵氏观点相左的王士禛的字。以挚友和论敌入楹联,立意奇巧,对仗工整,内容亦十分耐人寻味。楹联左侧的清康熙初年碑刻,是明代监察御史、赵执信曾祖父赵振业的墓志铭,由“一代帝师”、“三部尚书”孙廷铨撰文,孙廷铨之侄宝仁书丹。全文2470字,详尽记述赵振业生平与赵氏家族的延续,具有重要文物价值。一对石狮列于门口,高1.6米,长0.9米,座高0.2米,正面平视,不分雄雌,各用前爪抚一绣球引一小狮,雕工玲珑精巧,微残而不失原貌,其完整精致程度可与颜文姜祠门前石狮相媲美。这对石狮,在执信曾祖父赵振业任邯郸令时运来,原置于赵氏祠堂,解放后因为修路而埋于地下,80年代初挖出展览于博山人民公园。1994年因园修复,遂以一对新石狮兑换来安放于此。石狮亦有情,在颠簸流离数十载后,终于物归原主。

赵执信故居院内房屋,灰瓦粉墙,木格门窗,十分古朴典雅。正堂名曰“磺庵”,是赵执信晚年的著书立说之所,用作书房、客房兼卧室。室内正面墙上悬挂着赵执信画像,锦绣官服,顶戴花翎,刚毅安详,正襟危坐。画像两侧的楹联写着:“梦抛溟海三千里,身耐霜风七十秋。”这是他70岁时诗作中的一联,是他对自己坎坷经历的真实写照。室内陈列着古色古香的罗汉床、条山几、元魁椅、方衣架、书桌、书橱等。床头悬挂着自属“无想道人”的条幅,上书“虎帐酣眠是壮猷,故人龙卧隔三洲。争教管乐相与笑,大有人呼作武侯”,抒发了诗人隐居时的豪情壮志。东、西厢房分别是赵执信生平展览、学术成就展览。在这里,人们可以通过赵执信青年时期的仕宦生活、壮年时期的漫游生活、老年时期的隐居生活,了解这位在诗歌理论和创作领域取得双重成就的优秀现实主义诗人坎坷、曲折的一生,体味他少年得志的激情,罢官漫游的感受,现实主义诗篇和诗论的内涵。

故居东面有一个独立庭院叫“深绿书院”,占地面积800平方米。院内北房曰“深约堂”,东房为“绿静轩”。现在书院已辟为博山藏石馆,展出淄博文石精品186件,其意境高远深邃,形神俱佳,取材于鲁中山地的石灰岩地貌,具有明显的地方特色。

故居西面有“梅园”,植有红梅、绿梅、腊梅等10余种,隐喻赵执信的凌然傲骨。因园长廊由“衔月亭”起,自南向北经梅园向东折去,与整个建筑群浑然一体,韵味深邃,让人留恋忘返。

自“秋谷高风”摩崖石刻处沿石阶拾级而上,到纪念馆园林部分的最高处,有一飞檐斗拱的“西笑亭”立于悬崖峭壁之上。这是当年赵执信与友人小聚,谈古论今、吟诗聊天的地方;不远处的“听泉榭”,建于山上小湖一侧,水中莲荷怒放,游鱼可鉴,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亦是他经常驻足之处。当年他在《题因园听泉榭》一诗中,对四围佳境作过详细的描述:

池光回映曲栏平,涧水摇穿洞户行。

竟日深林响寒雨,四时空谷送秋声。

主宾谈向铿訇息,鱼鸟心从寂历生。

忆访仙人阅亭馆,水精帘槛坐分明。

览秋台是馆内园林部分的重要景点,赵执信晚年常与友人在此观景聊天、吟诗作画、弹唱娱乐。站在览秋台上,因园一年四季景色尽收眼底:春日可看桃花夹岸,溪水流红;夏日可见浓荫密蔽,杨柳摇青;秋天可闻松涛盈耳,桂花飘香;冬季可观竹石凝寒,泉水腾雾。

清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赵执信64岁时结束漫游生活回归故里后,一直在因园继续写作,直至清乾隆九年(公元1744年)83岁逝世。其一生著述甚丰,主要有《饴山诗集》19卷,《饴山文集》12卷,《诗余》1卷,《谈龙录》1卷,《声调谱》1卷,《礼俗权衡》2卷。其中《饴山诗集》、《谈龙录》价值最高,是祖国文化宝库中的珍贵遗产。《声调谱》则是我国第一本专门系统论述诗词声调音律的著作。19945月,全国首届赵执信学术讨论会在博山举行,会后由齐鲁书社结集出版《赵执信研究论文集》,进一步推动了赵执信学术思想的研究和挖掘,扩大了赵执信学术思想在国内外的影响。

网站地图 | 网站申明 |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淄博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 2015-2016  鲁ICP备05018563号

电话:0533-3887853    邮箱:zibo@dfz.cn    邮编:255095

技术支持:正舟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