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学研究

俄罗斯蒲松龄研究巡礼

时间:2005-07-28 信息来源: 点击:

俄国蒲松龄研究巡礼>1|2|3|

李明滨、李淑卿

    俄罗斯对中国作家蒲松龄的译介和研究开展得早,持续时间长,成果丰硕。自1878年发表《聊斋志异》的第一篇译作以来,已出版的有蒲氏作品俄译29种,论述蒲氏的文著22种,体现了三代俄国汉学家的辛勤劳作。每一代都产生了著名的蒲研学人。蒲研成绩在俄国汉学史上可谓蔚为壮观。

一、俄国蒲研的开拓者王西里

    俄国汉学研究的特点是起点比较高,从一开始就注重对中国文学的整体把握,而不是局限于对某一作家或某部作品的兴趣和深钻。这个特点应该说是由俄国第一位以汉学研究成名的科学院院土王西里开创的。他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写出中国文学史史书(1880年)的人。

    “王西里”系这位院土自取的汉名,原名为瓦·巴·瓦西里耶夫(v.p.vasiliev,1818—1900),1837年毕业于俄国汉学的摇篮喀山大学,1840年即随东正教传教士团来华,在北京居留十年,学通汉、满、蒙、藏语,兼懂日、朝、突厥语和梵文。回国后被喀山大学聘为汉、满文教授,立即为他的母校增添了光彩。

    王西里从1851年起在喀山大学首创开设中国文学课程,据说他不但在俄国,而且就整个欧洲,都属于第一位系统讲授中国文学的人。他后来转入彼得堡大学,前后在两校执教共计50年,培养了大批门生。王西里在中国文学的研究和教学方面曾编出了两本教材:《中国文学史纲要》和《中国文学史资料》。此外,还有《汉语文选》三卷本。这些配套的读物都出版在上世纪60至80年代。它既叙述了中国文学的历史脉络,又提供了各有关作品的实例,可谓宏观的考察与微观的接触相结合,连他的科学方法都为后人所师承。

    第一个翻译《聊斋》的人虽不是王西里,而是尼·莫纳斯特廖夫,后者译自《聊斋》的《水莽草》,登于《新作》杂志1878年第195号,但王西里却为蒲研作了奠基的工作。其作用是向俄国学人阐明《聊斋》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定位。王氏在文学史里把中国文学按“美文学”的诗文、戏曲和小说三类进行撰述。小说还分出中短篇和长篇两类,凡属重要的作品都有所评述。如归类列出《列仙传》、《搜神记》、《太平广记》、《聊斋志异》等,虽然只有寥寥数语加以罗列,但已经强调了其重要性。他同时在《汉语文选》里译载了《阿宝》、《庚娘》和《毛狐》三篇,加了详细注文,收入《文选》第一卷(第71一90页),于1883年出版。

    王氏运用这些教材,年复一年地分析讲述,自然给学生以基础的知识和对于中国文学的兴趣,包括《聊斋志异》。后来在其门生中译介蒲氏作品者不乏其人。从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30年代,就出现过阿·斯米尔诺夫、阿·伊凡诺夫、伊·巴兰诺夫、弗·德科、巴·什库尔舍、瓦·阿列克谢耶夫、弗·丹尼连科、鲍·瓦西里耶夫、鲍·帕斯托夫斯基等人,他们先后选择自《聊斋志异》中的故事约共80篇,包括《婴宁》、《小翠》、《狐仙》、《赵城虎》、《胡四娘》等,分别发表在《亚州通报》、《东方》、《苏联科学院学报》等有影响的俄国苏联报刊上。其中最有成就的是1902年毕业于彼得堡大学东方系的阿列克谢耶夫,即后来的科学院院士阿翰林。

——摘自《蒲松龄研究》2000年第三四期合刊

网站地图 | 网站申明 |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淄博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 2015-2016  鲁ICP备05018563号

电话:0533-3887853    邮箱:zibo@dfz.cn    邮编:255095

技术支持:正舟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