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学研究

日本译文

时间:2005-07-28 信息来源: 点击:

 

日本译文

    《聊斋志异》的日文译本有以下几种:     (1)柴田天马选择的《和译聊斋志异》,大正八年(1919)东京玄文社出版(392页),有插图。此书共选择作品34篇,包括《瞳人语》、《王成》、《成仙》、《陆判》、《侠女》、《颜氏》、《蛇》等。     (2)田中贡太郎选译、公田莲太郎标点注释的《聊斋志异》,大正15年(1926年由支那文学大观刊行会作为《支那文学大观》的第十二卷出版(564页),共选《考城隍》、《娇娜》、《竹青》、《五通》、《封三娘》、《小翠》等34篇作品。此书分为前后两部分,前面是田中贡太郎的34篇译文;后面是公田莲太郎用日语读法标点的34篇的原文以及他所作的日语注释,注释文字与加标点的原文排为上下两栏。公田莲太郎的注释在日本学术界评价很高。此书书前还有公田莲太郎的序言一篇。     (3)田中贡太郎另有一种选译本《聊斋志异》,1930年由东京改造社出版(488页),附有彩色插图,列为“世界大众文学全集66”。     (4)、柴田天马的全译本《定本聊斋志异》,昭和30年(1955)由东京修道社出版,共6册。书中有福田貂太郎所作插图,书前有译者写于1955年4月的序言一篇。此译本是根据16卷的青柯亭刻本翻译的,书的前半部分并译有吕湛恩的注解,后半部分有译者自己所作注解。柴田天马在序言中曾说:“《聊斋》与《三国》、《西游》、《水浒》足可媲美,越读越增加兴味,能产生异趣,真是百读不厌。”     (5)增田涉、松枝茂夫、松枝佑贤、大村海雄合译的《聊斋志异》(上册),昭和33(1958)由东京平凡社出版,列为“中国古典文学全集第21卷”。此译本也是根据16卷本翻译的全译本,译者均是研究中国文学的著名学者,增田涉且是《聊斋》的权威翻译家。上册译至第八卷,下册尚未见出版。上册书后有藤田佑贤所作《聊斋志异》解说一文,对《聊斋》在日本流传、翻译以及影响,作了详细的介绍。他写道:“据说在青柯亭本刊刻后的第十八年,即天明4年(1784),此刻本曾由海上带来日本。江户时代,日本文学就忍受《聊斋的》影响。明治16年出版的菊地三溪的《本朝虞初新志》,既是仿效《聊斋》体裁编写的。石川鸿斋的《花神谭》(明治21年)及《夜窗鬼谈》(明治22年),明显受《香玉》等篇的影响。森鸥外的妹妹小金井君子翻译的《皮一重》(即《画皮》,收入鸥外编著的《カフしナ》,一书),译文是就原著文笔而作部分润色,为拟古风体,这是近代作家翻译《聊斋》的最初的译文。明治36年,中国怪异文学在日本很盛行,大家都喜读《聊斋》。国木田独步翻译《竹青》、《王桂庵》、《石清虚》、《胡四姐》四篇译文,载于国木田独步编辑的《近事画报》杂志(昭和元年以后改造社收入镰仓文库的《独步全集》),这是以现代语翻译《聊斋》的最早的译文。明治三十九年近事画报社编译出版的《支那奇谈集》,其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是《聊斋》的篇目,共一百一十九篇(包括独步的四篇译文在内),译文皆忠实原著, 《香玉》中的诗句采用七五调韵文译出,尤引人注目。诗人蒲原有名翻译的《香玉》、《木雕美人》、《橘树》、《娃曲》、《鼠戏》、《戏缢》、《诸城某甲》七篇,载于明治三十八年国木独步编集的《文艺杂志》的新古文体,其中以小金井君子的译文独具异趣,语言优美。上面介绍的都是日本有名的译文。明治35年出版的秋  秋郊的《花神绮话》一书中,收有《香玉》、《劳山道士》、《瑞云》、《恒娘》、《画皮》、《陆判》、《白于玉》、《续黄梁》、《黄英》、《申氏》、《青凤》、《书痴》、《瞳人语》十三篇作品的翻案本,为翻案本中的珍品(按:翻案本即在中文原著旁加注日语读法及解说等)。大正期间芥川 之介受《聊斋》影响,改编有题为《仙人》的短篇小说两篇,第一篇发表于大正四年,取材于《鼠戏》及《雨钱》篇,第二篇发表于大正十一年,取材于《劳山道士》。另外,佐藤春夫的译文收入支那短篇集《玉簪花》(大正十二年)一书,柳田泉的译文收入近代社刊《世界短篇小说大系》支那篇,木下  太郎的译文收入精华书院刊《支那传说集》。近年来,村上知行、增田涉、田中克已等都有《聊斋》的选择本,其中以增田涉的译文最合乎现代日语标准,高雅而准确。佐藤春夫氏的译文还载于《支那童话集》(昭和四年)及《支那文学选》(昭和十五年),译文通俗易懂,对日本儿童文学很有影响”。藤田  贤的这篇《解说》对日本研究和翻译《聊斋》的情况都提供了可贵的资料,很值得重视。     (6)东京大学副教授丸山松幸的选译本《清代怪异小说—聊斋志异》,1977年(昭和52年)由东京さえら书房出版(285页)。此书由田代三善装帧,难波淳郎插图,书前附译者《解说》一篇。全书共译26篇作品,包括《聂小倩》、《王六郎》、《公孙九娘》、《小翠》、《菱角》、《采薇翁》等。     (7)小田岳夫选择的《瞳人语》、《赵城虎》等七篇作品,收入《三国志、水浒传、聊斋志异》一书(383-416页)。此书列为《少年少女世界文学全集》第43卷东洋篇(3)。     (8)大阪市立大学中国文学研究室为纪念增田涉教授60诞辰而编辑的《中国八大小说》一书中,收有增田涉所译《促织》一篇,此译文水平较高,是增田涉日译文的代表作。     从以上简略介绍的英、法、德、意、西、荷、比、挪、瑞典、捷、罗、波、匈、保、俄、越、朝、日等18种外文及我国少数民族两种语文翻译《聊斋志异》的情况,我们可以大致看到蒲松龄这部名著在国内外的传播及其对世界文学的影响。国外对蒲松龄及其著作的专题研究论文也很多,这里不多作介绍。关于国外收藏《聊斋志异》刻本的情况,据我所知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收藏的《聊斋志异》就有好几种版本。另外,柳存仁在《伦敦所见中国小说书目提要》一书中曾提到伦敦博物院藏有青柯亭本的翻刻本。1934年在天津《国闻新报》第十一卷第十六期曾载有苏联伯力塔斯社的一则通讯,这则通讯说:“苏联社会科学院远东分院图书馆藏有世界上无数最珍贵之科学试验物与文学作品,其中尤以中国旧日稿本之收集具有特殊价值,而蒲留仙《聊斋志异》原稿四十六卷,最为珍贵”。这里所谓“原稿四十六卷”,不知是否包括国内遗失的半部手稿在内?或者是目前已知抄本之外的另一种抄本?这是很值得注意的。

网站地图 | 网站申明 |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淄博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 2015-2016  鲁ICP备05018563号

电话:0533-3887853    邮箱:zibo@dfz.cn    邮编:255095

技术支持:正舟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