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学研究

俄罗斯蒲松龄研究巡礼

时间:2005-07-28 信息来源: 点击:

俄国蒲松龄研究巡礼>1|2|3|

李明滨、李淑卿

三、蒲松龄创作的系统讲授者乌斯京

    俄国蒲研到乌斯京这一代实现了飞跃,定型为一门学问。其标 志是进人大学课堂和教科书,稳稳地占有一席之地,从此年复一年 地讲授、传播,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了解蒲松龄的学生,为日后不断 成长出新的蒲研学人准备条件,使得蒲研后继有人。

    一般说来,一个专门的学科或者学问趋向成型要具备三方面 的条件:出现知识渊博的专家、推出坚实的研究成果和有成形的教 材教法可出人才的高校。经过三代汉学家的努力和积累,至乌斯京 60年代通过专题学位论文和70年编出专题教材,俄国蒲研学终 于完成。

    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副教授彼·马·乌斯京(p.m.ustin, 1925— )是俄苏第一位以专门研究蒲松龄而获得副博士学位 (相当于我国学制中的博士)的人。他1952年毕业于莫斯科东方学 院,经过“年的研究和写作,于1966年5月以《蒲松龄的小说》 (317页,于1965年由莫斯科大学印刷出版)的论文通过答辩,获 得文学副博士学位。

    乌斯京是继阿翰林之后的又一位蒲研专家,从50年代起根据 我国1955年初次公布的《聊斋》稿本开始了蒲松龄的系统研究,着 重比较分析稿本与刊本的异文,论析此前未曾发表过的篇目部分。 他从两个方面阐释其论点,一是小说《聊斋志异》的情节来源,发现 其情节来自干宝的《搜神记》、唐人的传奇和后来的话本厂·是找出 蒲松龄在艺术上的创新。50年代正值苏联在恢复“比较文学研究” 的声誉,用比较的方法探索题材和情节的来源,考察它们被借用、 移植后的变异以及推陈出新,诸种做法蔚为风气,作者无异受到影 响,采用了来放诸蒲松龄的创作上,其写法和所得的结论立刻显出 新意而为学界所肯定。

    乌氏还有一点带上时代的痕迹,即50年代恰逢“解冻文学”思 潮盛行,他也着重论析了蒲氏作品深刻的人道主义精神和民主思 想,尤其同情下层人物和妇女,并以种种有关的人物形象给予体 现。这无疑能使蒲氏凭藉时代的潮流获得更大范围的认同,享有更 高的声誉而广为传播。

    此外,论文还涉及小说的文体和艺术风格、中国学界的有关争 论等等,后来,该文经过修订,又于1981年出版为专著《蒲松龄及 其小说》(莫斯科大学出版社)。

    作为蒲研学者,乌斯京还有一系列的论文发表,重要的如《蒲 松龄小说中的政治讽刺》(1960)、《蒲松龄小说中引诗的若干特点》 (1974)、《蒲松龄和他的启蒙主义观念》(1970)。

    作为蒲研学者,乌斯京也从事翻译。他于1961年与法因加尔 合译出版了一本《蒲松龄小说集》(383页,国家文学出版社),由他 自己加注释和写序。

    更要紧的是他从1960年起长期在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任教, 讲授中国语言和文学课程,为该校编著的教科书撰写了《蒲松龄》 专章(约2万字),对《聊斋志异》及其作者作了全面系统、深入浅出 的概括,是俄文书籍中迄今最为系统又是最基本的评论,可以让读 者对这位中国作家的创作有一个简要精到的把握(限于篇幅,本文 暂不转述其内容,等在以后另做翻译发表)。

    莫斯科大学为东方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开设一门必修课《东 方文学》,并经教育部审定批准出版一套相应的教科书,共三卷约 130万字。涵盖了东方各主要国家和地区自古迄今的文学,具有文 学史书的性质,但又是重点突出著名的作家,为他们设立专章作深 入集中的论述,并辅以原作品课外阅读。全书中设立如下分部:阿 拉伯文学、土耳其文学、伊朗文学、印度文学、印地文学、乌尔都文 学、印度支那文学、中国文学和日本文学。

    中国文学部分各个时期除了作文学概貌的叙述,均设立重点 作家专章。例如在清代这一时期(近代)选立专章的有李渔、洪升与 孔尚任、蒲松龄、吴敬梓、曹雪芹、李汝珍七人。

    该教科书自60年代初编成出版以来,一直沿用,不但对汉语 文专业,而且对整个东方学专业的学生都有莫大的益处。蒲松龄自 然也就与一系列东方的名作家一起为学生所熟知。

    也有别的汉学家写过评蒲的文章,包括前面已经提到的名家 阿翰林、费德林、艾德林和李福清,但是他们仅为“兼作”,而专于蒲 松龄研究的唯有乌斯京一人。他集翻译、研究和教学工作于一身, 从而获得了突出的成就。

    此外,对《聊斋志异》下功夫较多的还有已故的列宁格勒汉学 家奥·费什曼(o.fishman,1919—1986),其著作《十七——十八 世纪三位中国短篇小说作家:蒲松龄、纪昀、袁枚》(1980)。作者把 《聊斋志异》也归人笔记小说,认为纪昀和袁枚是蒲松龄的后继者, 都同样在这个领域进行创作实践。作者分析了蒲氏的世界观,认为 有反清的思想和儒道观念,说:“蒲松龄世界观的基础是儒家思想, 但不是取其陈腐的教条,而是其旨在教育人、发掘人善良本性的道 德教诲。”作者又认为,《聊斋》的各个部分,或以统一的主题,或以 相似的情节结构,互相联系在一起,构成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作 者对小说的艺术风格和语言特点也有独到的分析,比如语汇的用 法(包括古文与俚语的结合运用)。于此也显出这位论文作者具有 比较雄厚的古汉语功力。

    当然,历数评蒲的学人中,还应当举出第一篇论析蒲氏小说的 作者伊尔库茨克大学的青年教师帕什科夫(论文题为《<聊斋志异) 目录学试析》,1921年),还有列宁格勒大学的教师索科洛娃(论文 题为《蒲松龄小说中“奇事”的美学》,1974年和《蒲松龄小说中艺 术形象的特点》,1976年等)。有许多人是在别的论析中国古典文 学专著中连代涉及《聊斋》的(如司马文、华克生),这里就不一一列 举了。    

    蒲松龄被介绍到俄罗斯,少说也有一个半世纪的历史了。他的 作品至今还为人们所珍爱。不但俄译本,而且是中文的原版本,如 果你到过俄罗斯,看到科学院的汉学史料中心——中国学图书馆 里,保存着那么多的《聊斋》各种版本,从刻本《聊斋志异新评》(王 士正评,广顺但明伦新评),到《绘图新编聊斋志异说唱鼓词》,甚至 我国学者阿英编的《晚清戏曲小说目》中都没有提到的《绘图新刊 新聊斋》(光绪二十三年出版),你会感到惊讶。但你作为中国人,亲 自看到中国作家在俄国友邦受到如此细心的爱护,你更感到欣慰。

——摘自《蒲松龄研究》2000年第三四期合刊

网站地图 | 网站申明 |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淄博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 2015-2016  鲁ICP备05018563号

电话:0533-3887853    邮箱:zibo@dfz.cn    邮编:255095

技术支持:正舟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