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学研究

俄文的单篇译文及译本

时间:2005-07-28 信息来源: 点击:

 

俄文的单篇译文及译本

    俄文翻译《聊斋志异》是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的。第一个把《聊斋》的篇章介绍给俄国读者的是莫纳斯迪列夫(mohac tbipeb),他所译的《水莽草》发表在1878年出版的《国闻》杂志(hoboth)195期。瓦西里也夫(ii.b.bachjibeb)教授翻译的《阿宝》及《庚娘》,收入1883年在圣彼德堡出版德《中国文选》(khtahckoh xpectomathh hpodeccopa)第一册。     据苏联东方文学出版社1960年出版德由斯卡奇克夫编辑德《中国书目》一书介绍,《俄罗斯地理学会恰克图等地分会著作集》1907年第十期(x)(1-2月号48-66页)载有伊万诺夫选译德《聊斋志异选》,《新世界文学会报》1900年9月号(603-606页)载有刘士祯选译德《聊斋选》,两者所译篇名不详(前者曾由圣彼德堡瑟纳特印刷所于1909年出版了单行本)。     俄文单篇译文还有:别斯多夫斯科翻译德《罗刹海市》,载于《文学—乌兹别克斯坦》1936年3月号(105-112页);瓦西里也夫翻译德《阿宝》、《遵化署狐》、《王生》、《任秀》,载于《科学院院抱》第七丛刊社会科学部分1931年一月号(23-52页);巴拉诺夫翻译的》《跳神》、《促织》、《太医》、《狐谐》、《珊瑚》、《孝子》等八篇译文,载于《亚洲杂志》1915年第二期(34号德30-31页,36-39页,51-53页,60-61页);丹尼连科翻译德《赵城虎》、《张诚》,载于《亚洲学报》第48卷(1921年1月号68-69页,1922年63-68页);什库尔金翻译的《细柳》,载于《亚洲学报》49卷(1922年134-164页)。     在《聊斋志异》的俄译文中,水平较高,影响最大的要算瓦西里·米哈依洛维奇·阿列克谢也夫的译文了。阿列克谢也夫是著名汉学家,1929年获得语言博士学位,他有许多关于中国历史和文学的著作,1934年莫斯科科学院出版的《纪念奥汀堡社会活动50周年1882-1932》一书中,载有他撰写的《论中国古代文学的民主性》一文,文中对《聊斋志异》作了详细的介绍。阿列克谢也夫最早的四篇《聊斋》译文是《婴宁》、《胡四姐》、《潍水狐》、《狐惩淫》,总题为《狐狸的世界》,载于1922年《东方》杂志第一期(15-38页)。1923年,《东方》2月号(146页)载有对此四篇译文的评论文章。1925年《东方》五月号(103-126页)载有阿列克谢也夫所译的《绿衣女》和《聊斋自志》。另外,阿列克谢也夫翻译的《云萝公主》载《谈话》第四期(154-177页)。     阿列克谢也夫翻译的《聊斋》的译本有以下几种:     1、《狐狸的魔力—聊斋志异选(第一卷)》1922年有彼得堡国家出版社出版,书中选择《婴宁》、《胡四姐》等数十篇作品(158页),书前附有译者“序言”,列入世界文学丛书》。此译本有汉学家科里亚任的评论文章,载《出版与革命》杂志1922年8月号(241-242页);还有汉学家巩拉德德评论文章,载《东方》杂志1925年5月号(219—235页)。此译本由汉学家费德林(h.t.фeдopeh)重新编为49篇,由莫斯科国家出版社于1955年出版(296页)。费德林并撰《蒲松龄》一文,置于译本之前。     2、《出家人的魔力—聊斋志异选》(mohaxи—boпщe—бhиkи),1923年由莫斯科及彼得堡国家出版社分别出版(270页),书前有译者序文。书中收译《劳山道士》、《白秋练》、《罗祖》等40多篇作品。此译本有古德津(гyдзийh.)的评论文章,载《新东方》(hb)1923年4月号(469—470页);还有巩拉德的评论文章,载《东方》1925年5月号(219—225页);另有书评,载《新书》1924年2月号(21页)。     3、《奇异的故事—聊斋志异选》(cтpahьieиcto-рии)1928年,由列宁格勒格勒思想出版社出版(256页)。 《不寻常的人—聊斋志异选》(рacckaзыо людзx heoбычйhыx),1937年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科学院出版社分别出版(494页),书中共选择《马介甫》、《褚遂良》等62篇作品,此译本有格里茨(грйцт.)的评论文章,载《图书与革命》1938年3月号(133-134页)。1954年。费德林将此译本重新编为59篇,由莫斯科文学出版社出版(284页)。书前亦置费德林所作《蒲松龄》一文。另外,费德林还从上述第二种译本选取43篇,从上述第4种译本选取62篇,另编为一种105篇本,书名《出家人与不寻常的人的故事》(монахй-волшебнйкй рассказы олюдях необычайиых)(563)页,1957年由莫斯科国家文学出版社出版,书前仍置《蒲松龄》一文。     5、《聊斋志异选》(рассказы ляо чжай о чудесах)这是阿列克谢也夫上述四种译本的选编本,选第一种译本的译文14篇,第二种译本的译文24篇,第三种译本的译文11篇,第四种译本的译文41篇,共计90篇,编选者是汉学家艾德林(п.з.эйдлин),1973年由莫斯科文学出版社出版。书前印有艾德林所作《瓦·米·阿列克谢也夫及其<聊斋>译本》一文,艾德林在文中写道:“《聊斋》的故事有助于我们了解十七至十八世纪中国的社会生活。蒲松龄往往把他的朋友和同世代人写入他的作品,以增强故事的真实感。《聊斋》原文富有文学性和历史性,因而语言是难译的,它要求译者具备非凡的才学。阿列克谢也夫在他的译本序言中曾说过:“《聊斋》文字往往有很深的寓意,翻译家们常常力图将其寓意注释出来,但有许多地方,翻译家们只好承认无能为力,不得不一再重复这样的话:‘愿意不详,文意费解’。俄国文学家阿列克谢也夫的译文是高超的,它能充分传达原作者的意思和精神,能够把原作中各种具有独特性格的艺术形象再现出来。阿列克谢也夫为译文所作的注释,具有独立的学术价值。对《聊斋》的翻译和注释,是阿列克谢也夫一生的重大贡献”。     除阿列克谢也夫的译本外,俄文《聊斋》译本还有乌斯金(п.устин)与法因加勒(а.файигар)合译的《蒲松龄故事选》(пу сун-лин новеллы),共选译作品49篇。乌斯金译《连锁》、《陆判》、《聂小倩》等39篇,法因加勒译《王生》等10篇。此书由莫斯科国家文学出版社1961年出版(383页),书中附蒲松龄肖像一张及乌斯金“序言”一篇。

 

网站地图 | 网站申明 |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淄博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 2015-2016  鲁ICP备05018563号

电话:0533-3887853    邮箱:zibo@dfz.cn    邮编:255095

技术支持:正舟信息